文化
首页>文化>正文

大风堂三代画展开幕 揭张大千的引路人

2017-02-2209:55:34来源:美术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张善子 三虎图 纸本 148×77cm

张大千是个豪爽洒脱的人,他从不隐瞒自己的技艺。与一些作画过程从不示人的画家相反,这位喜欢热闹的画家,反倒喜欢在门庭若市,人们簇拥中有说有笑地作画,他的学生们也在这种轻松愉快的氛围中一边看老师作画,一边提问学习。他的一些得意门生,大多是请进屋,住在大千先生家里,和大千先生的子女们一起,言传身教地习画的。这显然也是张大千师承传授方面的一个十分有价值的特点。也因为这个特点,大千的门人们与大千先生的家人也一律按辈份以兄姐子侄相称呼,亲如家人。

2月18日—3月8日,张大千最亲近的亲人和他最亲近的学生,在美国硅谷亚洲艺术中心举办“大千艺术墙:大风堂三代画展”,这在众多的大风堂门人展中显得十分别致,也十分突出。

事实上,张大千在学习传统上,当为中国画史之第一人。由于20世纪皇室收藏归公,故宫古物陈列所又聘请鉴定经验丰富过人的张大千为教授,大千古画过目益多,鉴定名声益增,公私鉴藏过目者不计其数,加之临习研究,过目不忘的旷世之才,大千在研习传统上,既有前人所无之客观条件,又有超越古人的天纵才气,加之兴趣极广,故宫廷艺术、文人艺术、宗教艺术、民间艺术,加上后来定居国外对外国艺术的广泛学习,使张大千成为中国画史继承传统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第一人。

萧建初 红叶鸣禽 纸本 128.5×63cm

前些年轰动国际艺坛的五代的《溪岸图》,被美国一些权威学者一口认定为张大千的伪作。此论虽被启功先生们以为不值一笑,但亦可侧面地了解张大千研究传统极为深厚的功底及影响。尚在上世纪30年代,仅30余岁的张大千,就被画坛领袖徐悲鸿尊为“五百年来第一人”,即为此。那时之大千敦煌还未去,国外之经历包括泼墨泼彩还未开始,张大千艺术人生的辉煌时期还未到!故师承之重要,于此可见。

亦因为此,重视师承的张大千,也重视向后人授业解惑。在为人师表上,张大千有两点传统意味极浓的特色。一是他不肯在西式学堂上教学。好友徐悲鸿主持中央大学艺术系时,曾请大千任教。却不过人情的张大千上了几课后,竟在报纸上登报辞别,一走了之。如真在中央大学任教下去,学生弟子当以成百上千计了。另一点,传统礼节极讲究的张大千对拜师礼数也很在意。对自己的老师他执弟子礼,对自己的学生,拜师礼亦必不可少。

张心瑞 岁朝图 纸本 63×99cm

大千因其才气过人,又豪爽,家藏经典古画极多,学生在大千指导下临习,受益极大。出门写生,连敦煌研习,门人都跟着的。如此老师,如此学习,门人们焉得不精!也正因此,大千门人也是个十分响亮的头衔。如再加上张善子及其门人,大风堂门人名号就更响。据说,大风堂门人上百。有人统计,张氏兄弟从1925年到1983年共收有弟子127位。其中张善子约有十几位弟子。当然,除直接进家门一学数年的亲近门人外,也有不少是行拜师礼后,老师有所指点,自我“修行”者。

张善子先生为大千先生的兄长,亦是大千先生的引路人。大千先生当年正是由早在上海走红的张善子引入画坛而逐渐上路的。善子先生以画虎闻名画坛,抗战时期以画虎象征中国人民的浴血抗战,又以美术为手段,赴美为抗战筹款,积劳成疾,不幸于1940年59岁时过早去世。张善子是20世纪上半叶唯一获得国民政府以“国民政府公报”的方式表彰之著名画人。但善子先生因去世过早,在画坛影响有限,一度辉煌之业绩亦有湮没,以致其原作亦不多见。这次展览中,有大千家藏张善子精品群虎图《天地英雄气》,正应了曾熙所称:“善子其善以画讽世者欤”。

张大千 《尼泊尔少女》

受善子先生提携的张大千则驰名中外,在国内几至家喻户晓。张氏昆仲即为大风堂堂主。

此次画展定名为“大千艺术墙——大风堂三代展”,是因张葆萝先生的女儿张菊先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为洛杉矶火车站画过一巨幅壁画,再加萧建初、萧岱文父女在海外各地办展,大千先生好友郎静山知道后,为大千艺术有传人而高兴,欣然命笔题写“大千艺术墙”以鼓励。此展亦大千门人展,亦大千艺术绵延不绝之墙。

关于大风堂

风堂是张大千的哥哥张善子和大千兄弟俩共用的堂号。作为传统中国画特有的门派称号,大风堂堂号以20世纪两个著名的画家共用为特色,在20世纪中国的画坛为声名赫赫之堂号标志。中国画讲究师承关系,为中国文化重要特征。如先秦时期之孔子,即“至圣先师”,为万世师表,百代标程。张大千学画,亦称“余幼饫内训,冠侍通人,刻意丹青,穷源篆籀。临川、衡阳二师所传,石涛、渐江诸贤之作,上窥董巨,旁猎倪黄,莫不心摹手追,思通冥合”。临川,即李梅庵瑞清,衡阳即曾农髯曾熙。两人皆海上书画巨擘。大千在李、曾二师手上于书画皆有严格训练。又遵老师所嘱,从清代石涛、渐江上溯元代瓒倪、黄公望,再至五代董源、巨然……张大千习古除石涛用心最多外,还有就是学元代的王蒙,直到其晚年,临习王蒙还日耕不辍。

大风堂第二代门人

大风堂的第二代,是大千先生的子女们。由于大千先生在世时一再叮嘱家人低调,亦不允许家人宣传自己,故数十年来,他的这些嫡传门人及其艺术,很少为外界所知。这次展览是了解他们的难得机会。

张心瑞,字湘,乳名拾得,张大千先生长女。在张氏大家族女孩儿中,仅只张心瑞与张善子之女张嘉德得入大风堂,为大风堂登录在册的大风堂门人。张心瑞从小随父亲走南闯北,见识多修养高。张心瑞任职于四川美术学院。曾随父亲去巴西,在巴西八德园居住一年。在八德园时,除了侍奉父亲笔墨外,也学习父亲的泼墨泼彩技法。本次参展的“彩荷”、“岁朝图”等即是那一时期作品。就展出的几幅作品论,书法兰亭序,优雅平正、灵动庄肃,尤其是《松梅水仙图》,实为父女难得之合作。心瑞作画,父亲润色,竟天衣无缝,和谐自然,为大风堂门人中难得佳作。

萧建初(1910—2002),张大千长婿,四川德阳人。1929年毕业于上海中华艺术大学国画系。1936年师从张大千,得其真传。1941年至1943年随师赴敦煌莫高窟临研历代壁画。自1949年起先后执教于成都艺术专科学校、西南美专、四川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由于随侍大千身边十余年,加之敦煌研究近三年,建初先生亦如大千先生一样,山水、人物、花卉几大画科无所不能,工笔、写意、泼墨、泼彩无所不工,展览的数幅作品,正好展示他的此种全能型绘画风采。

张葆萝 高崖古寺 纸本 30×44cm

张比德本为大千先生四哥张文修之子,过继给张善子为子嗣。比德一直随善子习画。张善子1940年病逝。1942年比德随大千去敦煌临墓壁画,此后一直随侍大千习画,画艺大进。其擅工笔、人物、鞍马,尤以画虎最为传神。现存于四川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中的敦煌临摹壁画中,即有比德协助或独立完成的壁画。惜天妒英才,1953年比德病逝于阿根廷,时年32岁。比德的两幅作品皆工笔。《白骕凌云》以淡雅设色,淡线勾勒,形成一种画马作品中难得的风格。《睡虎》一图在同样淡雅的风格中,以睡虎的别致造型,在柔美与力量的冲突中,与《白骕凌风》显然有异曲同工之效。

张葆萝,字心一,为大千先生第三子。1951年后一直随侍父亲身边,是所有子女及门人中唯一数十年不离大千先生的人,父亲教他的东西最多,他对其父也最了解,大千先生泼墨泼彩了解学习最深也最多。但葆萝也是遵循其父教导最认真的一位,极为低调的葆萝不仅从不多谈父亲的事,连他自己也极低调,我们甚至在这个信息时代也很难找到他的资料。他这次有四幅作品参展。除两幅重泼彩作品有乃父风采外,他的淡泼彩淡泼墨加淡墨勾皴的山水,文气十足,颇具自我特色。

除家人外,这次展览还有一批大风堂二代门人中之佼佼者的作品。

小大千先生9岁的何海霞,1934年拜大千为师,随其游历山东、四川,达14年之久,堪为得大千先生真传者。何海霞随张大千习画期间,饱览了中国古代名画,并大量临摹了宋、元、明、清时期的绘画真迹。1936年,他与齐白石、张大千、于非闇在长春、大连等地举办作品联展,可见大千对这位学生之另眼相看。以后,何海霞定居西安以西北之苍茫风格,与赵望云、石鲁共创“长安画派”。后虽回到北京,又糅入老师的泼彩,风格亦是苍茫基调。展览中两张山水,劲健苍秀,与南方画家不同。

萧岱文 佛头青 纸本 21.5×21.5cm

慕凌飞(1913-1997)山东烟台人,16岁时在上海拜张善子、张大千为师,为大风堂入室弟子,居师府随侍左右四年,得亲授,亦曾随两师到黄山、雁荡等地写生。与大千师一样,慕凌飞多画科兼长,擅山水、人物、花鸟、走兽、敦煌佛释等,山水以金碧、泼墨泼彩见长。学善子师,尤擅画虎,曾为实现张善子先生的心愿,不负大千先生的嘱托,历时三十余载,于1982年完成《百虎图》长卷。展品中一幅慕凌飞送给萧柔嘉的《盖世雄风》图,让我们可以为善子先生画艺承传有人而高兴。

方召麐(1914-2006),江苏无锡人,方召麐幼时学画,受国画大家钱松嵒影响,至香港后,拜师岭南名家赵少昂,中年后方入大风堂拜师张大千。方召麐先后在曼彻斯特大学、香港大学、牛津大学学习历史与文学, 1970年在张大千美国之“可以居”随侍聆教一年,创绘山水作品。张大千对这个广学诸家游学东西的学生有一套因才施教的办法。方召麐在大千学生中属个人风格突出的学生之一,在海外书画家中有较大影响。展品中有其书法扇面《松鹤延年》,即从书法看亦可窥其艺术朴拙深厚的风格。

俞致贞(1915-1995)与丈夫刘力上两人皆为大千门人。俞致贞最初向于非闇学画,后遵于师之命,转拜于师之好友大千为师。从1946年到1949年张大千离开大陆,俞致贞随侍左右学习三年。按老师要求临画背画也带学生外出写生,学生们受益匪浅。大千走后,俞致贞才回到北京。俞致贞后来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和中央工艺美院,为我国著名工笔画家。《清蔬》一画,即俞致贞送给大千家人的作品。作者以小写意笔法,淡雅设色,率意天真中流露出的却是家人般的亲情。

何海霞 西岳华山 纸本 78.5×41.5cm

胡爽庵(1916-1988)是这次展览中除慕凌飞外,另一善子先生的门生,与其师一样,以画虎著名,斋名啸风堂。爽庵,湖北襄阳人。1935年拜张善捎为师学习画动物,后在网狮园与张大千识,又拜张大千为师学画人物、山水。展品中这张虎图,让人想到爽庵当年送大千老师的《虎啸生风图》,大千书题“满纸风生,真所谓虎虎有生气。但憾不得吾爽庵磅礴挥洒时也。”师生间至深情谊在画中传递。

张师郑,名虔。广东潮阳人。为大千在海外的最后几个“关门弟子”之一。大千说,“来游予门十年,能小真书,奇古,有隋唐人写经遗意。分隶学礼器、张迁诸汉碑。篆籀学商周鼎彝及吴天发神谶。皆能传其神韵,因而遂工治印。画好荷花得亭亭净植之致。用笔尤超迈,合石涛个山为一家,山水亦骎骎度,越清人欲入元明之室”,看来大千挺喜欢的。这次展出的《荷屏美女图》,确有大千人物之风范。

大风堂第三代门人

张大千后人依大风堂规矩正式收入第三代且有作品参加本展的有以下几位:

张为先,张葆萝长子。在大千先生身边长大。喜爱艺术,小时也学绘画。后受郎静山先生影响和指点,专心摄影。曾参加和举办摄影展,为职业摄影师,一直以摄影为职业。这次展览中有他的一幅绘画作品和几幅风景摄影作品。其《墨荷图》学八大山人,简洁凝练,画上有爷爷大千先生极赞之题跋。

萧岱文,张心瑞、萧建初女儿。自幼随父母习画。1984年考入西师美术系,为苏葆桢、李际科硕士研究生。后任教于中央民族学院。作品曾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如曾在中国美术馆、丹麦驻北京大使馆、美国芝加哥、旧金山、哈德森等地举办个展。与父亲在新加坡、洛杉矶、山景城举办父女联展。亦曾在“美国联合画会展”获中国画一等奖。岱文一因家学,另加科班出身,技艺全面,此展中其工笔人物、花卉用笔工致,设色雅逸,写意则泼墨泼彩,洒脱恣肆,颇有乃父并外公遗风。

萧柔嘉,张心瑞、萧建初女儿,少时随父母习画,专攻工笔花卉。曾就职于四川美术学院,上世纪90年代初移居加拿大,除继续研习绘画外,亦做与大千先生有关的资料收集与研究工作。这次展出一《山茶水仙图》一《牡丹图》,前者精勾勒重设色;后者淡线轻勾,雅色薄傅,在工笔中呈现出文人雅格,且与重彩院体的前幅《山茶水仙图》相映成趣。

萧自明,张心瑞、萧建初儿子,少时随父母习画,一直为父母所赏识。习画之时,亦喜爱音乐。在国内时,即有为公共建筑作巨幅壁画之经历。又曾在天水歌舞团任大提琴手与作曲。后为甘肃广播电台节目主持人。上世纪90年代后专心绘画,并获舅舅葆萝指点。画艺大进。展品中两幅敦煌人物画,或北魏或唐风,造像勾勒设色均一丝不苟,亦为大风堂嫡传。泼墨中一幅,以枯笔松线与泼墨之迹相生相发,浑然一气,给人深刻印象。

(作者:林木 系国家近现代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委员)

责任编辑:韩璐(EN053)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北青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09026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