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文化>正文

油灯收藏或成市场新宠

2017-02-2211:20:03来源:新快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清乾隆 错金银油灯

今年5月,中国最大的油灯博物馆将于常州西太湖畔雅集园内正式开馆,该馆早在去年年底就已经开始试运营,其间,馆内展出了均由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陈履生提供的1000多盏油灯,展品时间跨越5000年的发展历史。在很多人看来,油灯在几十年前还不过是生活必需品,如今却已摇身一变,成为博物馆中的藏品。其实,事实上,从1996年开始,油灯就已开始出现于拍场上,几十年来,油灯在民间收藏更是愈发红火。

早在1996年拍场上就有油灯成交

2016年11月,新建的油灯博物馆在常州西太湖畔雅集园内开馆试运营,并计划于今年5月正式开馆。作为一座新建的博物馆,油灯博物馆(常州)展厅面积达一千多平米,有4000多件藏品,自新石器时代到民国时期皆备,时间足足跨越5000年。就此,油灯博物馆馆长张安娜在接受采访时还曾表示:“这座油灯博物馆的建成,意味着在常州,有了一座世界上最专业的油灯博物馆。”

油灯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风靡各家各户的生活必需品,如今其悄然“登堂入室”,摇身一变成为了博物馆的“新宠”,令许多人大为诧异。但事实上,油灯在很早以前就已进入拍场成为人们竞逐的对象。

据雅昌拍卖数据表明,早在1996年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就已曾有油灯以2.88万元成交,可以说,油灯成为收藏品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开始。但可惜的是,1996年以后有关油灯拍卖成交的数据不多,多年以来都只是零星出现。直到2003年,油灯拍卖才逐渐开始增多,不过价格一直并没有很大的提升。

如今,在拍场上过万的油灯拍品大约有10件,其中以10万元以上价格成交的油灯有4件。成交价最高的,是一对以132万港元成交的玉雕凤鸟形油灯。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价格过了百万,不过这件油灯年代不详,更是在一家名不经传的拍卖行成交,其数据的可参考价值有待考究。

拍卖价格位居第二的,是一件清代铜鎏金景泰蓝缠枝莲纹油灯,在2008年天津文物拍卖会上以35.2万元成交。此外就是元代的青花摩羯鱼柄灵芝盆景图油灯和磁州窑彩绘兽首三系油灯,分别以12.65万元与10.35万元成交。

可以看到,油灯尽管进入市场早,但是在数量与价格上,一直都处于“不得利”的状态。

民间收藏红火,价格水涨船高

有趣的是,与拍场上“失意”的状况不同,油灯在民间收藏可谓是十分“红火”。

收藏周刊记者以“油灯”作为关键词通过搜索引擎搜索,与之相关的新闻不下百条,如“民间藏家收集了上千件油灯”,“油灯收藏达人,收藏300多盏油灯”,“医生收藏500盏油灯”等等更占据醒目位置。一位民间藏家就能藏有数百件油灯,由此可见,油灯在民间收藏领域也甚为可观。

此外还可以发现,相比于拍场上寥寥无几的拍品,如今油灯收藏的群体主要也还是面向于民间某些对于油灯有深刻认识或特定记忆的藏家。大众对于油灯的认识尚有不足,或许是使其在拍场难以出彩的又一原因。

就此,收藏周刊记者围绕“油灯话题”对十位90后大学生进行了采访,结果显示,十人中基本没有使用煤油灯的经历,其中仅有一人能够讲出多种形制的油灯,而更有甚者则是不知道油灯到底为何物。对油灯概念的理解出现断层,如今的油灯收藏还处于小众收藏阶段。

不过从反面来看,这批小众的藏家的不断收藏必定会带动整个油灯市场的发展。对此,有十几年油灯收藏经验的陈履生早在几年前接受采访时也曾表示,油灯的价格已经开始见涨,“近年来,很多大件油灯都来自海外,尤其是香港。油灯的价格也水涨船高,当年一件汉代油灯要价1000元,而现在,好的油灯要几万元。”

此外,陈履生还表示,与热门的收藏不同,民间油灯几乎没有假货,“相比其他藏品,油灯的单价便宜,造型复杂,造假的难度较高,所以假货很少。目前,只有青铜油灯有假货出现”。

价格日渐攀涨,而又少有假货,瑕不掩瑜,虽然目前油灯收藏还未受到许多人的重视,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油灯收藏还处于一片尚未被完全开发的价值洼地,收藏前景可期。

延伸

古代灯具有这些分类

中国的灯具就使用的燃料而言,分膏灯和烛灯,即后世所言的油灯和烛台;就功用而言,分实用灯(照明用)和礼仪灯(宗教仪式用);就形式而言,分座灯(台灯、壁灯和台壁两用灯)、行灯和座行两用灯。

实用的油灯在设计时一般会考虑到具体的用途,充分考虑到实用性,常见的有吊式、座式、挂式和座挂两用这四种,为了便于移动和行走,有的在座式油灯的某一部位增加一便于手拿的部件,就成了具有座、行两种用途的油灯。而结合两种方式的座、挂两用式的多种用途,则是一定的技术和巧思的结合,因此,或通过增加组装的部件、或通过力学的原理,使之实现多种用途的目的。这种多功能的设计在民间油灯中比较多见。吊灯分为两种,一种是专门的吊灯,不作其它用途,基本上固定在特定的位置之上,一般吊在建筑的横梁上;另一种是将行灯挂在灯钩上,临时作吊灯用。

故事

守财奴那盏“省油的灯”

据吴敬梓的《儒林外史》所载,古代有个严监生,为计较油灯的灯草多点了一根,临终前总不得断气,还把手从被单里拿出来,伸着两个指头。众人莫解,夫人赵氏看到后,走上前道:“爷,只有我能知道你的心事。你是为那灯盏里点的是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我如今挑掉一茎就是了。”说罢,忙走去挑掉一茎。众人看严监生,点了点头,顿时就没了气。

小小油灯,入木三分地映衬出一个守财奴的吝啬心理。作者的生花妙笔、敏捷才思,皆因有盏幽幽油灯。(梁志钦、梁婉莹)

责任编辑:韩璐(EN053)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北青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09026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