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文化>正文

顾况 “红叶传情”,堪比网恋

2017-10-1614:00:05来源:北京青年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欧南

唐朝诗人顾况,在当时固然名重一时,但现在知道他的人并不多,而流传最广的,是他和白居易见面的一段传闻。白居易在十六岁时到长安求功名,以诗拜谒顾况,这就像现在的学子拜访名人以求提携一样,足见当时顾况在文坛的地位。

顾况是个牢骚满腹的人,见面后,问起白居易的名姓,开玩笑地说道:“长安米贵,居之大不易啊!”但当他打开白居易递上来的诗文,读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后,大为惊叹,赶忙改口说,能写出这种诗句,住在长安,又何愁生活呢?及后顾况逢人便夸赞白居易之诗才,使白居易声名大振。不过,据后人考证,当时顾况贬官在饶州,而白居易在吴越地区,两人不可能在长安见面。但不管怎么说,这段传闻既说明了白居易的诗才,也证明了顾况在文坛的地位。

顾况是苏州人,各种记载都说他词清绝妙,不修检操,言语诙谐,且擅长丹青,但为人却是不积口德,容易得罪人。简单地说,就是有些口无遮拦,玩世不恭的性格,而他遭贬并非像苏东坡那样出于政治原因,而是写诗讥讽朝中权贵。

顾况口无遮拦完全是性格原因,他隐居在茅山的时候,常披着道服在山中游走,有一次看见一个秀才在吟诗云:“驻马上山阿!”但只有这一句而久久没有下句,于是顾况说,何不接这一句:“风来屎气多。”秀才大怒问是何人,休得无礼,等到顾况自报姓名后,秀才自知惹不起这个狂人,只得加快脚步离开。当然,得罪秀才还是小事,但得罪官僚则够他喝一壶的了,而他被贬饶州正是因为写诗得罪权贵。

李泌为当朝宰相时,顾况来到长安,和李泌一见如故,他觉得自己从此可以青云直上,但仍然只是一个区区五品的著作郎,估计也很郁闷,所以到李泌去世后,顾况写了一首《白鸟诗》云:“万里飞来为客鸟,曾蒙丹凤借枝柯。一朝凤去梧桐死,满目鸱鸢奈尔何。”诗有些泄愤的意思,等于把满朝文武都得罪了,所以后来顾况去官隐居茅山也是有心理准备的,他其实知道自己的性格是不适合在官场混的。在隐居前,也曾有人对他委以大官,但顾况写了一首诗说:“四海如今已太平,相公何用唤狂生。此身还似笼中鹤,东望沧州叫一声。”

顾况在唐诗上留下最有名的典故就是所谓“红叶传情”的故事了,至今读来,尤有瑰丽的传奇色彩,令人感动。

我们都知道元稹的诗:“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唐玄宗时,宫女的憔悴寂寞,使她们无比向往宫墙外的生活,当时有红叶随着御水流向宫外,于是有宫女在树叶上题诗道:“一入深宫里,年年不见春,聊题一片叶,寄与有情人。”

此时顾况和三个诗友游苑中正好看到,于是和诗一首云:“花落深宫莺亦悲,上阳宫女断肠时。帝城不禁东流水,叶上题诗欲寄谁?”

过了十天后,又有朋友去苑中游春,又看见有红叶飘来,赶忙传给顾况,上面写道:“一叶题诗出禁城,谁人酬和独含情。自嗟不及波中叶,荡漾乘春取次行。”

这里各种书籍的记载虽然有些偏差,但大致的情节类似,顾况和宫女如此三番的唱和寄情于红叶,虽然不曾见面,但早已心心相印。后来到了“安史之乱”,顾况趁乱找到了这个写诗的宫女,有缘人终成眷属,为后人留下了一段奇异、动人的故事。

责任编辑:冯微微(EN067)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