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文化>正文

濮存昕:街坊四邻的胡同文化、四合院文化咱们得留着,就像老礼儿一样

2017-11-2216:53:58来源:北青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咱们北京人讲礼儿,这个光荣传统别回头火烧圆明园之后什么都不在了,咱们的传统文化好,得留下,不能跟着近代史我们国家曾经的衰败,就一下子完了,把传统都否定了。这多漂亮的老礼儿,得留着。

所以今天咱们这个词儿也好:“谈艺说戏话北京”。我觉得北青报做这事儿特别好。“谈艺说戏”,我想起“戏剧悟道”,咱们看戏悟了多少道啊,看了多少故事,讲了多少人生。古今中外,咱们看戏明白事儿。年轻人明白事儿了,岁数大的人反观人生、品味其间,生活因为看戏而有滋有味,“艺术修身”。这是我想的词儿:戏剧悟道,艺术修身。

“艺术不能什么都改,真正的精华要在”

昨天晚上我自己临帖,还在写我在中山公园来今雨轩看见的门对:“莫放春秋佳日过,最难风雨故人来。”好日子慢慢享受慢慢过,咱们的好东西得留着。日子得有滋有味地品味。什么事儿难了,大伙一起帮;谁需要帮助,虽然北京日新月异,街坊四邻的胡同文化、四合院文化咱们得留着,就像老礼儿一样。

台上的事儿是乐子、趣味,选择个性文化消费和需求的观众走进剧院,刚才白老师(白燕升)说文化没有传播,巷深进不来人。“艺术,艺术,不过昙花一现。”总是有幕闭、灯灭、散场。但是艺术真是一种美,希望它经常开花结果。我还想了一个词儿,也是北青报评论的一个题目:择善固守,以待来者。艺术不能什么都改,真正的精华要在。京剧“唱、念、做、打”,这点不能够丢的玩艺儿就是不能改。

现在已经改了一些了。刚才我进到这个剧场就特别喜欢,因为它小,我就想在这儿唱戏能不能不用麦克。现在听到的都是电声,因为场子太大,演员的嗓子不够。如果场子小一点,能听到人声,好听。戏剧演员不用麦克的功夫、丹田、技法被麦克风慢慢消灭了,这都是我们在意的好玩艺儿。我们真的觉得得把好玩艺儿传下去。年轻人慢慢长大,眼光越来越宽广,看到世界甚至宇宙,看着看着就会想自己家有什么要保护的,就会发现原来熟视无睹的柜子里装着传家宝。

“差就差在那点从容与淡定”

面对整个世界文化之林,哪棵树是中国栽的?年轻人慢慢长大,就会问自己姓什么、DNA是什么,中国话、中国文字、诗词、文化都是什么。中国语言的代表就是美文与戏曲。梅葆玖先生去世时,北青报有整版报道。葆玖先生曾经说:“祖上说了,京戏是什么?京戏就是给国人做个样子。”这句话说得多好。京戏曾经在上个世纪初受宠,皇上宠,百姓宠,有场子有观众就能出艺术家。观众让艺术家成名成家,互相打擂竞争,日积月累而集大成。

尚先生父一辈子一辈都在唱戏。尚小云先生曾经让多少人的人生充满艺术之美。中国的京戏应该是中国年轻人个性化艺术需求的重要选择,让越来越多的人走近京剧。咱们京剧的场子,年轻人越来越多。来者舍我其谁,年轻人往那儿一站,你仔细听听,其实不差的。差就差在那点从容与淡定。几十年下来“我不使招、招全在身上”,那是大家、五十岁之后的事儿;可是我们现在就得给年轻的名角撑腰、喝彩,才能帮助他们在五十岁唱出那样动听的唱段。我们一定要把戏曲传下来,不能在我们这辈没了。我们曾经亏待它,把它当作可以边缘化的东西。我们要反思与补救,戏曲行的人和观众共同担当起责任。为了祖国民族文化在全世界的地位,为了我们的文化自信,我们的东西要传给下一代人。要出名角,观众要帮着。

“话得说好,跟谁学?就要跟戏曲学”

年轻人要知道京剧的不易与美。二十岁的时候听,也许三四十岁时就会开口唱,用京戏抒发自己想读美文的文化愿望。没有美文就没有戏曲,没有戏曲,文言、半文言的中国民族文化基因也会消失,中国在世界文化之林就会失去自信。京剧曾经让全世界目瞪口呆,不能扔掉。布莱希特和斯坦尼曾经看梅先生的演出大加赞赏,西方人看中国的表演时发现殊途同归,发现他们寻找的艺术理想中国人在演。深刻的内心体验、绝妙的表演方式结合得那么好。

他们争吵的内容在看过梅先生的表演后发现,应当互相借鉴。我们中国曾经有好玩艺儿,但后来不在乎了,今天在座的各位,我们不能让京剧萎靡。我们得拢场子,演员的气场是和观众在一起的。焦菊隐先生的名言就是:“戏剧是与观众共同创造的。”

今天尚先生是我的老师,我接了尚先生的班当剧协主席。我是话剧工作者,应该向戏曲学习。现在我的说话要讲究,含金衔玉,不能把一个字念倒了。咱们是中国人,又是做语言艺术的,话得说好,跟谁学?就要跟戏曲学,一定要讲究。

口述/濮存昕 整理/周原 摄影/北青报记者 袁艺

责任编辑:王祎(EK012)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