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文化>正文

暖冬数九之三九:从《梅花三弄》感觉到的清香……

2018-01-0901:18:16来源:北青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曾与梅花醉千年……又是一年三九严寒,在《九九消寒图》上点染第十九个花瓣,想象逾寒逾香的梅花在雪中绽放。

这时节,轻轻拨弦,弹奏一曲《梅花三弄》最是应景……

相传,《梅花三弄》在晋代和隋代为笛曲,晋代的桓伊曾以吹奏此曲而知名于当时。唐代琴家颜师古将其改编为古琴曲。宋代的曲牌中有过《梅花引》的曲目,而琴曲《梅花三弄》也曾以《梅花引》命名。

翻读明代宫廷乐章《藏春坞琴谱》会发现记载“此曲亦名《王妃引》起自桓伊善三弄笛声,王子遒闻其名而未识,一日遇诸途中,即洽,倾盖之欢。子遒曰,闻君善于笛愿闻。桓伊出笛吹三弄梅花之调,高妙绝伦,后人入于琴。其音清越,有凌霜之趣,非有道者莫知其意味也。”

非有道者,莫知其意味也。世间学问莫若此,金石之学莫若此。金石之运用于考订,始于两汉,盛于宋,极盛于清。其学广,其业专。根据《金石萃编》记载:“凡经史、小学,暨于山经、地志、丛书、别集、皆当参稽会萃,核其异同,而采其详略,是非辁才末学能与于此。”

宋代赵明诚《金石录序》曰:“诗书以后,君臣行事之迹,悉载于史,虽是非褒贬,出于秉笔者私意,或失其实……而又传说既久,理当依据。若夫岁月、地理、官爵、世次,以金石刻考之,其牴牾十常三四。盖史牍出于后人之手,不能无失,而刻辞当时所立,可信不疑。”

此言金石为当时所立,可信不疑,足以订正史传。金石之考证,余此为据。

(撰文、绘画:黄青慧,字文馨,号宝琪

自幼习金石传拓、古诗词,水墨丹青、古琴谱、制香、古籍修复,能够将传统文化各个门类,融会贯通。已出版散文集《凤簪恩深》《洞仙歌》;影视剧作集《明月梅花一梦》,散文诗集《白露泠泠之晨》;历史学术研究文集《文质彬彬 德之仪兮》。已出版古筝音乐专辑《兰为国香谱》,担任作曲和古筝演奏。已举办画展《盛世繁花似锦图》、《以善点胭脂》。

电影文学剧本《琴川寻梦》荣获“虞山尚湖杯”优秀作品奖。编剧主演的微电影《我曾见过飞瀑连珠》荣获亚洲微电影艺术节“金海棠奖”好作品奖。

其艺术创作风格古色古香,纤柔唯美,古典雅致。)

责任编辑:段京宇(EN050)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