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文化>正文

《拎得起》

2018-03-2312:55:06来源:北京青年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开心”只是暂时用绷带遮着枪伤,子弹还在里头呢。就像鸡汤文化,偶尔喝喝蛮舒服,治不了病

“开心就好”,像一句万金油。

家长面对外界询问对下一代的期待时,标准回答就是“开心就好”。在为了给一些明知不可为但欲望驱使下想做的事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时,会说“开心就好”。朋友举棋不定,我们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说句“开心就好”一定没错。大道理诸如:愁眉苦脸地做事,不如开开心心地做事,也是基于“开心就好”。似乎,万般皆下品,唯有“开心”才是正确的、高尚的。

于是,一发生问题,我们先往好处想,即所谓“乐观”,想方设法地开心、开心、开心……

然后呢,问题依旧存在。

父母还是有期待,而且期待越来越高。不可为的事,做下去,就是一条不归路。纠结的,还是会继续纠结。

“开心”只是暂时用绷带遮着枪伤,子弹还在里头呢。就像鸡汤文化,偶尔喝喝蛮舒服,治不了病;喝多了还会恶心,病还是病。

但是,“开心”至少让问题缓和一下,喘口气,想想接下去怎么走。有时候,“开心”可以掌控全场,撑过一关是一关。

2015年迪士尼与皮克斯动画合作推出年度大戏《头脑特工队》,好似呼应20世纪90年代的同名系列闲书。

它应验了我那句,人生不只是“开心就好”,还有其他重要的东西。

剧中少女莱利跟随父母搬到旧金山,爸爸随大流“创业”,可是融资出了些问题,根据这条线索展开主角的内心戏。电影讲述人类5大情绪的化身:

乐乐(快乐)、忧忧(忧伤)、厌厌(厌恶)、怕怕(害怕)和怒怒(愤怒)之间的故事。

少女莱利的内心戏由乐乐主导。我想除了小孩子天性是快乐的之外,也有当代凡事“开心就好”的意识流之潜移默化。于是,莱利兴奋地搬到新家后,虽然发现居住环境变差、新学校新同学有点难适应,但出于体谅大人的处境,不想增加大人烦恼,一直用快乐掩饰自己的其他情绪。

乐乐不允许其他情绪碰大脑掌控台,尤其是把忧忧限制在一个小圈内,让她读无聊的工具书打发时间。乐乐珍藏着人生中的快乐时光,维护一个个快乐岛屿,强打“快乐”价值观。一旦发觉波动,乐乐就启动记忆体里的“快乐档案”,就是凡事往好处想、想想他人的好、知足常乐等等“鸡汤理论”。

可是,“开心”撑得了一时,撑不了一世。问题并没有解决,反而日积月累。问题一个堆一个,令乐乐疲于奔命。等到问题越堆越多,大爆发的时候,乐乐已经应付不了,却还不让其他情绪插手,自己跌入深渊。这时候,幸好乐乐还拽着个认路的忧忧。当乐乐完全失去掌控权的时候:是忧忧记着工具书里另一条回控制台的路线;是厌厌把莱利的内心戏推上台面;是怒怒充分发泄,将矛盾升温,也炸开了突破口;是怕怕阻止了莱利、用噩梦把她惊醒,好让载着乐乐和忧忧的列车尽快归位。最温柔最关键的还是忧忧,是她带来了莱利的哭泣,让一家人团聚在一起,互相倾吐了满腹委屈与万般不舍。他们这才真正开始正视问题的存在,着手解决它。

开心,原是一个维持日常运转的常态。可是危机时刻,开心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反而是悲伤让人们团结在一起。“开心”越来越只是表面的常态,掌控内心的是“开心”以外的其他情绪。(连载十一)

责任编辑:冯微微(EN067)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精华推荐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