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文化>正文

街舞在中国 引导进行时

2018-03-2810:04:37来源:北京青年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中国舞蹈家协会 主席冯双白

日前在繁星戏剧村,由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举办的“中国街舞艺术人才培养计划——舞蹈编创高级研修班”的结业汇报演出,引起业界广泛的兴趣,学员们编创了5个节目,不少作品与中国民族文化和民族舞蹈相结合,同时展示传统街舞的技巧性,让人耳目一新。

用研修班的方式培养街舞人才,一方面说明了街舞在中国的普及,另一方面也是这几年中国舞蹈家协会对街舞的普及形成的必然结果。而最近,以街舞为主要内容的综艺节目的开播,又把街舞的普及推向了更高的层面。

日前,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在接受北青报记者专访时说:“街舞有这样的局面,是中国舞蹈家协会对街舞正确引导发展的结果。”

从街头跳起

过去一说到街舞就容易与边缘舞蹈和街头舞蹈相提并论,其实,现在街舞的发展已经有它自己的艺术体系,在青少年中影响广泛。

冯双白告诉北青报记者:“街舞是欧美一种流行的舞蹈,最典型的代表就是迈克尔·杰克逊,它包含了迪斯科、霹雳舞等多种类型的流行舞蹈。街舞最早是从美国黑人文化发展起来的。街舞在霹雳舞之后,由美国的一些非常有名的黑人舞蹈家带动,他们有一些代表性的动作,同时,他的更底层的根基是纽约的街头青少年之间带有帮派性质的比拼,这种比拼也有发展到打架斗殴的情况,后来逐渐衍生出这样的街头文化。”

冯双白介绍,作为一种源于街头文化的舞蹈,街舞包含了包括说唱、打碟,甚至涂鸦等多种街头文化元素,这些元素最后在街舞中都发展成为独立的动作体系。

“街舞发展过程当中,有一些很有本事的人发展出一些独特的技巧。”冯双白并没有把街舞看成是一种“小儿科”的游戏,反而从中看到了与经典舞蹈艺术大相径庭的另外一种舞蹈观念。

年轻人正常能量的合理发泄

冯双白介绍道:“原来的芭蕾舞动作讲究的是柔美流畅舒展,到现代舞把芭蕾舞向空间发展的趋势改成了大量向地面相连接的,所以,玛莎·格莱姆这些人全部都是和地面的关系,和地球引力的关系,和内心冲突的关系。而街舞把芭蕾舞这种流畅韵律走向它的反面就是breakdance,现在在街舞中有大量的Locking、Breaking等舞种,都是利用顿挫的节奏,像机械舞、锁舞等,再有就是Hiphop中大量的翻腾动作,带着头盔头倒立的旋转动作,以及各种各样独特的脚部的技巧动作,现在已经发展得非常丰富了。”

冯双白说街舞的动作很多来自对现实和生活的模仿,“迈克尔·杰克逊的波浪动作,太空步,他是独特的模仿在太空中身体的滑动,还有电流,模仿电流从左臂到右臂,还有生活中的刷牙洗脸的动作,都可以进入舞蹈。街舞在学习过程中没有像芭蕾那么强烈的一招一式的规范性,讲求每个人可以抒发自己,核心理念是peace and love(和平和友爱),这个理念来了就化解了帮派斗争色彩,而变成了年轻人正常能量的合理、合规的发泄。”

引导街舞融入中国武术

街舞进入中国,并受到中国青少年的喜爱是几年前的事。冯双白告诉记者:“现在在中国,街舞非常受年轻孩子们的欢迎。从美国黑人的爵士舞蹈当中融入到街舞里面,也有一个舞种叫爵士,比老爵士更加强劲,它讲究身体的律动,也叫爵士。这种爵士与黑人爵士又有不同,发展出来了,爵士也包含在街舞当中,很多年轻的女孩子不玩hiphop那种气场很强的,就玩爵士。”

据冯双白介绍,中国舞协2012年开始在传媒大学看到孩子们的街舞,他们社团请冯双白去指导,他就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2013年成立了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设立了一个平台。

冯双白说:“这个平台来了以后给街舞很大的震动,觉得自己找到了家,找到了组织,找到了娘家。另一个特别巨大的因素是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文艺座谈会上讲到了街舞,他说‘很多艺术形式是国外兴起的,比如说唱表演、街舞等,只要人民群众喜欢,我们就要用,并赋予其健康向上的内容’。总书记谈话说到了街舞,街舞界沸腾了。”

冯双白说:“我们把和平友爱的理念当作推广的主要理念,去掉不好的动作,逐渐开始考虑和中国武术结合,有些动作其实是美国黑人从中国武术双截棍等发展出来的,结果成为他们自己命名很著名的动作,我们现在就在引导中国的街舞走这条路。”

街舞创作融入中国元素还在尝试

在“中国街舞艺术人才培养计划——舞蹈编创高级研修班”中,师生们尝试更多的民族舞蹈元素与街舞结合,像这次演出的《黄河》、《我爱布达拉》、《傣竹林》、《震舞英魂》等都在尝试与中国民族民间舞蹈相结合。

冯双白告诉记者:“创作才刚刚开始,这次尝试和藏族舞蹈、傣族舞蹈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很成功,还是不错,毕竟开了头。本身街舞这个东西受到青少年欢迎的,就要给他加以正确的引导,相关部门将街舞委员会对这些孩子们的组织当成一个典型进行推广,也是因为这个舞蹈的覆盖人群相当广泛,因为这些街舞爱好者是新文艺的群体。”

文/本报记者 伦兵

责任编辑:郭丹(EK007)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