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文化>正文

美国科学家马丁-布莱泽的力作《消失的微生物》引进中国

2018-04-0210:51:59来源:广州日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消失的微生物》 [美]马丁·布莱泽 著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为什么现在的孩子越来越高、越来越胖?为什么青少年糖尿病越来越多、发病年龄越来越小?种种“现代疾病”背后是否有一个共同的“罪魁祸首”?

美国著名科学家马丁·布莱泽在《消失的微生物》一书中认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由于滥用抗生素及剖宫产,我们在不经意间已经伤害了与人类协同演化了数十万年之久的“微生物朋友”,特别是在我们的孩子们身上。这扰乱了人体内微生物的稳态,打破了人体与微生物之间的平衡,进而危害了我们孩子的代谢、免疫和认知能力。

滥用抗生素

已成为世界问题

《消失的微生物》作为全球现象级畅销书,是本让人肃然起敬的书。光注释就有近80页,索引40页,作者的严肃认真足见一斑。作者马丁·布莱泽(Martin J. Blaser)曾被《时代》杂志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人之一,作为影响奥巴马医改政策中《抗击耐药细菌国家战略》的关键人物,马丁一辈子都在研究微生物菌群及耐药细菌。马丁的夫人,纽约大学教授、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玛利亚(Maria)博士也为这本书做出了实践和理论支持。近日,玛利亚来广州参加国际学术交流会,在会场,本报记者专访了她。

《消失的微生物》阐述了微生物与人类健康都是息息相关的。在我们的口腔、鼻腔、耳道、肠道都存在着千千万万的微生物,它们不仅能帮助我们消化食物,产生一些营养物质,还能保护我们免受有害微生物的侵袭,健全我们的免疫系统。书中指出滥用抗生素已成为了世界问题,并提醒着人们滥用抗生素的危害。揭露了当今社会不少流行性疾病大幅度增加与微生物变化的关系,同时特别提出了剖宫产对孩子会产生某些危害,人们应该如何补救。

把友好细菌的

“菌脉”传给孩子

本书有个重要观点是:“抗生素”如何与“剖宫产”和 “奶瓶喂养”一起生生地把无数家族世代延续的“菌脉”拦腰砍断,让无数的孩子的身体健康暴露在过敏、风湿、自闭症、糖尿病等多种疾病的高风险之下。而这也是玛利亚博士研究的课题。

研究证明,怀孕的女性会向阴道里分泌大量的糖原,把一些叫做乳酸杆菌和双歧杆菌的友好细菌养得多多的。而她们肠道里的这些友好细菌也开始进入血液向乳腺转移。自然分娩的孩子,在经过产道时,会全身涂满友好的乳酸杆菌和双歧杆菌,嘴里也会吸进去大量的这些友好细菌。出生后吃初乳,也会把乳汁里面的友好细菌吃进肠道里面。

而新生儿的肠道是一片非常肥沃的“土壤”,此时,免疫系统也还没有发育,因此,谁先进去,谁就会先定居。另外,新生儿的肠道氧气很多,这样的环境是不利于大部分友好细菌的,因为它们是所谓的“专性厌氧菌”,一遇到氧气就死掉了。而很多病菌却是不害怕氧气的,因此,如果它们先进入肠道就麻烦了。而母乳里不仅仅有友好细菌,还有友好细菌需要的一类叫做低聚寡糖的营养,是专门用来养乳酸杆菌和双歧杆菌的。如此,可以确保这些友好细菌最早在肠道里定居下来。

玛利亚博士领导的实验室近年来的研究表明,剖宫产改变了在新生儿肠道内定植的先锋细菌的组成,并因此改变了菌群结构的后续发育,促进了肥胖等疾病的发生。这一观点也在本书里得到体现:母亲在生产前后几个小时之内通过产道和母乳传给孩子的最早的友好细菌对于保证孩子建立健康的菌群是至关重要的。由于这些细菌是世世代代通过母亲传给孩子的,与这个家族在一起共同演化,维护大家的健康,因此,在“血脉”相传之外,关系到一个家族世代健康的,还有:把这友好细菌的“菌脉”传给孩子。

对话玛利亚:

出生早期微生物失衡,疾病风险会增加

广州日报:您如何看待这本书?

玛利亚:我和马丁都是科学家,我们两人做的事情有点相似但也不完全相同。他是医生,所以他关注的是临床层面,在临床上抗生素的使用以及对整个微生物生态体系的影响。我是微生物方面的科学家,在实验室里面研究各种微生物的体系和生态。而抗生素不仅使用在人体医疗的需要上,也应用在农场等地,所以,微生物界所受的抗生素的影响,其来源是多方面的。我研究的对象是那些很少受到抗生素影响的人群,比如,与世隔绝的土著等,经过观察比对,我们发现城市人身上的微生物多样性其实是下降的。我很欣赏马丁通过这一种方式去向公众传播科学知识。公众对这本书的反应也很鼓舞我们。当然,也需要你们这样权威的媒体在科学家和大众之间做沟通的桥梁。

广州日报:这本书认为:剖宫产+奶瓶喂养+抗生素=砍断了有益菌脉,怎么做才是正确的?如果必须要采取剖宫产的话,该如何减少对孩子的伤害呢?

玛利亚:首先,我们要顺应自然。其次,如果不得已要用抗生素的话,那就要考虑如何才能恢复微生物的平衡;如果迫不得已要挽救母体或新生儿的性命而选择剖宫产的话,那我们要考虑怎么样去帮助新生儿尽量恢复到正常的情况。既然他没有经过产道出生,那我们就采取一些手段来把母亲产道中的这些微生物涂抹到孩子身上,部分恢复新生儿的肠道微生物菌群。我们也发现了经过这种涂抹后的孩子的微生物菌群比较接近自然分娩的孩子。但这种“重建”对于远期的健康来说是否有益?这方面我们目前暂不明确,也需要进一步研究。

广州日报:这本书探讨了很多现代疾病,比如,肥胖。但把这些现代病的原因归根到微生物的失衡上,是否有点泛化和简单化?

玛利亚:哦,这个我需要澄清一下。事实上,马丁并没有把这些疾病的原因仅仅归结在微生物的失衡上,他强调的是叠加作用,微生物作为一种环境性的风险对已有风险的叠加作用。也就是说,在出生和发育早期如果有微生物失衡这个因素的话,那么疾病的风险就会急剧增加。我们在实验里已经印证了这点。

责任编辑:周经韬(EN069)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