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文化>正文

《北京的传说》

2018-08-0810:10:05来源:北京青年报-北青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作者:金受申 ◎北京出版集团公司 北京出版社 ◎2018年6月

这个村子的井,有点特别:村子口外的井水,都是甜水;村子里的井水,却是苦水。这样,就有了“口甜心苦”的民间传说

瓮山

到了瓮山,王老实指明了埋瓷瓮的地方,老财说:“你们一则要轻轻地挖,不要伤了我家的‘宝瓮’;二则挖出来放在平地上,我要亲手打开我家的‘镇山之宝’。”扛活的哪敢说什么,刨吧,刨了一尺多深,真瞧见一块小石板,老财乐了。再刨四周,真刨出一个三尺多高的大瓷瓮!抬到平地上再瞧:小口、大脖儿、小底儿、长肚儿,鬼脸青的颜色,真是好看。老财更乐了。他跟大伙儿说:“你们瞧,这就是我家祖上埋的‘镇山之宝’。等我亲手打开,你们开开眼。”老财恭恭敬敬的样子,上前打开了瓷瓮,往里一瞧,黑乎乎的什么也没瞧见,他伸手往里一摸,软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他刚撤出手来,就瞧打瓮口里嗖嗖蹿出几条大蛇来,把老财缠了个结实,瓮里又飞出好多蝎子、蜈蚣来,咬的咬,螫的螫,老财连声也没吭出来,就被咬死了。老财死了以后,怎么办呢?那还不是抬回去,“小老财”发丧“老老财”吗?老老财贪财贪死了,怪得上谁来?蛇、蝎子、蜈蚣呢?飞的飞、跑的跑了。

王老实再走过瓮山前面的时候,小松树还是那么碧绿碧绿的,大瓷瓮还放在平地上。王老实叹了一口气,说:“留着你这空瓮,做‘镇山之宝’吧。”他又把空瓮仍旧埋在原来的坑里了。

打这儿起,这座山就叫了“瓮山”。

“口甜心苦”

在北京城的西北郊,靠着妙峰山的山根底下,有一个叫“石窝村”的地方,因为它靠着妙峰山,妙峰山在新中国成立前,又是个几百年来的“香火地”,每年“朝山”给“金顶娘娘”烧香的“香客”都要经过这“七十二井”的石窝村,石窝村因为这个就有了名啦。石窝村有一个“口甜心苦”的民间传说,也很快地被“香客”传到各地方去啦。“口甜心苦”是怎么个故事呢?原来,这个村子的井,有点特别:村子口外的井水,都是甜水;村子里的井水,却是苦水。这样,就有了“口甜心苦”的民间传说啦。

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啦!石窝村这个地方,有这么一个山主,左近的山场,都是他家的。他常常撇着嘴说:“用鞭梢儿一指,站着的高山,躺着的大地,都是我的!”村子的当中,住着这家山主,村子的两头,村子的外边,都是穷苦的人家。山主家里天天吃肉喝酒。别人家里有时候就看不见冒烟——他们连饭都吃不上。这个山主对待长工、邻居恶毒极啦!就说一件事儿吧:山场果子树很多,风吹雨打,还有不掉果子的吗?长工捡了,是要给他送回来的;就是街坊邻居的小孩子捡了,也要给他送来。捡了给他送来的,他就说:“对啦,吃生果子要坏肚子!”捡了不给他送来的,他老婆就找上门去骂人。这里的穷苦人家,把山主跟山主老婆恨透啦。

那时候,石窝村没有井,没有水吃——要想吃水,就得翻过山岭到“七十二洞”去背。山主家和他的同村人,都为这个愁烦得了不得:山主家还好一点,为什么呢?有长工给他背去啊。这些穷苦人家,可就为了难啦!山主想:就是有这伙子长工给我背水,水使着也不欢畅啊,不如叫他们给我挖一眼井。山主老婆说:“挖井也不能耽误地里活儿啊,顶好叫他们冬天没活儿的时候挖井。”到了冬天,就挖起井来啦。挖了一眼井,没有水;再挖一眼井,还是没有水……这么说吧,一直挖了七十二眼井,都没见水。

那时候,山主的长工们,又要找饭吃,又要背水,真是苦极啦。这一天,人们又翻山越岭到“七十二洞”背水去了,刚到山洞外边,就瞧见一个白胡子老头儿打洞里走了出来。大伙儿都很奇怪:这是哪儿来的老头儿呀?咱们没瞧见过这个老头儿呀?老头儿乐着先说了话:“你们又背水来啦!你们天天背水,可真辛苦啊!”背水的人说:“这有什么法子,近处没水啊!老爷爷您打哪儿来呀?”“我打这儿路过,到洞里瞧瞧泉源,这里泉源也快干啦,你们还不赶快想主意!”

(连载十一)

责任编辑:姜泽菲(EK010)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