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文化>正文

《六里庄遗事》致所有被忘记的

2019-09-0908:53:23来源:北京青年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东东枪,生于1982年,天津静海人。广告创意工作者,业余写作。

书名:《六里庄遗事》 作者:东东枪 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社 2019年3月出版

六里庄,是唐时国都长安以东六里许的普通村庄。

《六里庄遗事》凡十二卷,包括近600则片断文字,大多是对六里庄内人物及相关人等事迹的钩沉杂忆。碎语闲言中,吟唱出几段野调荒腔的俚俗小曲;轻描淡写下,拼凑出一幅妖娆诡异的俗世长卷。笔墨间淡处似茶,浓处如酒;字句中常见奇趣,多有深情。

071.

陶四望少一条腿,天生的,生下来就这样。徐增福说,回头什么时候有空我给你做一条。陶四望以为他开玩笑,没想到过几天真给送过来了。

木头做的,跟真腿一样,有关节,都能动,尺寸也合适。陶四望乐坏了,安上假腿,在院子里跑了好几圈儿,一边跑一边哭。哭着喊“爸!爸!你看啊!爸!”问怎么回事,说他爸当年常说,要是能给你做条假腿就好了。

陶四望三十七了,十岁那年他爸就死了。

077.

郑魁升的爸爸郑大饼二十六岁那年路过六里庄,遇见了郑魁升他妈,然后就一辈子没离开。据说,当年他跟郑魁升他妈求亲时是这么说的:姑娘,你今年二十二了,就算长寿,你这一辈子也活过四分之一了。接下来的四分之三,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吃香的喝辣的、快乐逍遥、过神仙似的日子?你好好考虑一下。

078.

只可惜屠户郑大饼三十三岁那年就死了。一次他自长安贩肉归来,路遇强人,五个强人,他用杀猪刀砍死了仨。五减三等于二,还剩下两个。剩下的那两个里有一个把匕首扎进了郑大饼的大腿。郑大饼当时倒地,站不起来,人并没死。但毕竟是站不起来了,那俩孙子就来劲了,一个拿匕首,一个抢过郑大饼的杀猪刀,笑嘻嘻地在郑大饼身上捅了一百六十多刀。

这个数儿,是郑魁升他妈数出来的。

村中老人很多都还记得郑大饼,记得那个赤红脸膛声若洪钟的青年,都说他当年死得真冤枉。出殡那天,郑魁升他妈曹玉香一滴眼泪也没流。棺材入了土,她说了句:哥,你说话不算话。

099.

马如虎死后,李寡妇跟婆婆在一起过了七年。婆婆当然就是马如虎他妈。

李寡妇记得挺清楚:第七年的秋天,八月初七那天早上,婆婆还坐在炕头上跟她说想吃柿子呢,可到了八月初九的早上,婆婆就已经埋在土里了。李寡妇过了好多天才回过神,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

后来卖柿子的来了,婆婆也没了,已经变成一个小土堆儿了。

100.

李寡妇买了点儿纸钱,在村边儿烧了,一边烧一边说婆婆啊您自己在那边买柿子吃吧。要是碰上如虎了,给他也买俩,他也爱吃。

然后又另起了一堆烧,这回一边烧一边把马如虎骂了一顿,说姓马的,你们家人都太狠了。

101.

李寡妇不爱吃柿子,但后来每年秋天都买几个。买几个大的。放在家里的破条案上。放着。不吃。放烂了也不吃。有些柿子不理解,但也没办法。

174.

王坏水也在长安街头摆过摊,但跟石胖子不一样,他不是算命,是替人写字。他这写字也跟别人不一样。别人都是代写书信、状子什么的,他是专替人写墓志铭。王坏水确实爱写这玩意儿,有生意的时候给顾客写,写完了一般都还免费奉送一篇祭文一篇悼词。没生意的时候也不闲着,瞧见谁顺眼就把谁的提前写出来,没过半年街坊四邻身边亲友都写过来了,有谁突然亡故了他就笑滋滋地跑到人家去,从怀里掏出张纸来递给死者家人:拿着,早给二哥写好了。

那几年,因为这事儿,王坏水没少挨打。

175.

身边人都写完了就给名人写,从文化名人到商业领袖都写,后来就是文武公卿、皇上娘娘……给皇上写的那篇最好,照王坏水自己的说法就是写着写着真走了心了。写完后自己翻来覆去称赞了几遍,又拿给别人看,还不过瘾,站在摊位前头就朗读了起来。

刚读了一半,就让赶过来的官兵给抓走了。地方官听说此事连审都没审就给定了个死罪。

王坏水听说自己被判了死罪,说的第一句是:得,幸亏我自个儿那份儿早写出来了。

199.

孙脆弱奉郑魁升的吩咐,牵着驴去长安城送趟货,送完货出来,在滨水桥旁看见有一瘸子在那卖艺讨钱。

其实也说不好算不算卖艺,因为那瘸子自己并不演练什么玩意儿,只是在面前生了一堆炭火,然后指挥面前的一只老龟往那炭火上爬,老龟爬得慢,路人还有手欠的,拿衣袖扇那炭火,离得近的已经能闻见肉味儿了。老龟虽然表情不丰富,但也能看出点龇牙咧嘴的意思。旁边围观的人里,有心疼的,往里头扔三五个钱,说瘸子快停了吧,老龟有灵,这也太作孽了。瘸子收了钱,笑笑,完全没有让龟停下的意思。

大家就骂瘸子,说你这家伙,腿瘸心狠啊。这一说,瘸子反倒站起来了,把那条不瘸的腿抬起来,踩在老龟的壳上,那条瘸腿试着提起来,就那么站在龟背上了。人群齐刷刷地“哎哟”了一下,老龟那儿则是瞬间“呲啦”了一声,焦臭味儿都扑鼻子了。

孙脆弱站出来,跟瘸子说:哥们儿,多少钱你能把这龟放了?瘸子一晃就跳下来了,想都没想,笑着说,五千。孙脆弱说,好,你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说完牵着驴回身就走。

没过一会儿,回来了,拿着五千钱,挺大的一堆。说钱给你,龟给我。递过去钱,抱过老龟来,想直接扔到桥下的水里,想了想,又抱住了。

有围观的忍不住嘀咕:没想到这哥们儿这么有钱。旁边有机灵的,说有钱个屁,他刚才牵的那驴呢?

200.

孙脆弱抱着老龟,没直接回六里庄。刚才那驴卖了五千八,还剩八百,他找了个粮铺,买了三百钱的黑豆,一大袋子,给刚才那买驴的背去了,说老哥,这点豆子给它,它爱吃,您受累喂给它,我回去了。

201.

回到郑魁升家,郑魁升问孙脆弱:货送了?孙脆弱说:送了。郑魁升问:驴呢?孙脆弱捧出老龟跟剩下的五百个钱来,说:这儿呢。郑魁升就一愣,说哎呀。

韩孤独在旁边噗嗤乐了,跑到后屋,也捧出一老龟来,问孙脆弱:也碰上瘸子了?

221.

丁三两小时候问过他爸,为什么要给他取名叫丁傕。丁三两他爸说,起这么个名字有不少好处,比方说,看别人刚认识你的时候怎么喊你的名字,就可以大概知道这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一看便知直接能读对的,不认识就直接说不认识问你该怎么读的,不认识这字就乱读乱叫的。遇上头一种人,要尊重。遇上第二种人,可亲近。遇上第三种人,千万别惹。

责任编辑:张琳(EN049)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