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文化>正文

专访杨晚晴:奖项不是写作的目的,写出更好的作品才是追求

2019-11-2612:25:38来源:网络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近日科幻作家杨晚晴斩获中国科幻最高奖的星云奖、银河奖,几月前他曾获得新浪微博评选十大青年科幻作家称号。其以一篇《麦浪》惊艳科幻圈,斩获无数科幻奖项,作品承袭了古典科幻小说节奏紧张的特点,情节生动,在看似平实拙朴的语言中,浓墨重彩地渲染了科学和自然力量的伟大。在原创科幻作品如此缺失的市场中,涌现出这样优秀作者非常不易,他的成长之路究竟如何,成就了他如此丰富的写作经验,栏目记者为您带来他的专访。

(杨晚晴获得星云奖最佳新人。图: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

杨晚晴:金融工作者,科幻作者。在《科幻世界》发表多篇作品。曾获得未来科幻大师奖,光年奖,冷湖奖,晨星奖,星云奖、银河奖,新浪评选十大青年科幻作者。痴迷于康德所说的“星空”与“道德律”,作品背景多设置于近未来世界,专注于人性在技术冲击下的呈现与社会范式的转变。最大的心愿是创造属于自己的科幻审美。

李雷:晚晴老师您好,非常高兴您接受采访,请问您获得如此多的科幻奖是怎样的心情。还有什么更高的追求。

杨晚晴:能够获得科幻奖,我感到非常荣幸。作为一个在三年前还寂寂无名的写作者,能够获得科幻奖项,说明自己的努力得到了认可。于我而言这是一个非常高的荣誉,而对各奖项的各位评委老师来说,要在众多写作者中遴选出为数不多的获奖者,一定是一项充满艰辛与纠结的工作,在此我对各位评委老师致以崇高的敬意。获得星云奖、银河奖最佳新人奖对我是鼓励也是鞭策,但各大奖项绝不是我写作的目的,如果说我还有什么更高的追求的话,那必然是,也永远会是,写出更好的小说。

李雷:您对目前科幻现状怎么看,怎么解读某些人说的中国科幻正处在一个假繁荣阶段。

杨晚晴:繁荣真假,无需过度纠结,理性的人继续冷静坚持着努力就够了,比起以前的抱团取暖、孤芳自赏,中国科幻现在的热闹与“繁荣”难道不是好事儿吗?即使“繁荣”中有隐忧,那也是我们科幻人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克服与解决的。

有了“繁荣”,就能吸引更多的目光,吸纳更多的人才与资源,众人拾柴火焰高,就算是“假繁荣”,也终有一天会变成“真繁荣”,这样的前景实在令人期待。

李雷:您是否有长篇创作计划,在您的科幻阅读中,是否感觉到国内科幻作品原创内容的缺失,对此有什么意见。

杨晚晴:长篇的计划是有的,但长篇真的需要决心与毅力,也许某一天我会下定决心动笔吧,前提之一是我做好了知识与资料储备,二是我找到了这篇小说的“腔调”,而后者是需要不期而遇的灵感的……其实国内科幻作品在近十年中已经做的很好了,最大的问题是长篇的数量还比较少,不足以撑起一个水准足够高,竞争足够激烈,批评体系足够完善的业态。近几年这一问题在快速改观,让我们拭目以待。

李雷:您对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是哪篇,简单介绍一下。

杨晚晴:其实都满意,不满意不会拿出来(尬笑)。如果非要挑一篇出来的话,我就选《墓志铭》吧,这篇小说我个人认为在语言和立意上达到了我目前的最高水平。这是一个濒临死亡的人为濒临死亡的文明(也是为自己)想一句墓志铭的故事。

李雷:获得这么多科幻奖项,请问有什么秘诀。

杨晚晴:秘诀就是,多阅读,多思考,多写。只要水平到了,拿奖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不要过于刻意,为了拿奖而拿奖。

李雷:是什么样的机缘让您接触到科幻,又是怎么样的想法才创作起了第一部科幻作品。

杨晚晴:我与科幻结缘甚早,小时候我妈就给我买了一套《科幻故事365》,被我反反复复地阅读。但真正让我领略科幻之美的,是初一时我在学校阅览室里偶然挑出的一本《科幻世界》,其中王晋康老师的一篇《拉格朗日坟场》深深震撼到我。创作第一个科幻作品的想法就是,想要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一种科幻的审美震撼。

李雷:刘慈欣老师最想做的事是能够进行冬眠,在无限的时间里能睡多远睡多远。请问您有什么类似比较科幻的想法。

杨晚晴:就,非常期待高度智能的机器人成为家庭的一员,能帮我们带孩子,照顾我们的晚年,能够把我们从琐碎的家务和日常工作中解放出来。

李雷:作为一个美男子对晴姨这个称呼怎么看。

杨晚晴:一般女性化的称呼都不怎么有侵略性,会让人感到亲切,所以说从这个称呼来看我还男女通吃,老少咸宜的,是受大家喜欢的(笑)其实什么称呼我都无所谓了,大家开心就好。

(杨晚晴获得银河奖最佳新人。图:范轶伦)

李雷:有什么要对喜欢自己作品的粉丝说的。

杨晚晴:首先是感谢,其次是,请一定要坚持对“美”的追求,懂得审美的人生是幸福的人生。

李雷:怎样看待科幻是重点子还是重故事的争论,有了一个好故事的科幻是不是就是优秀的科幻。

杨晚晴:我认为,点子和故事,没有孰优孰劣,能把任何一点做好就是好的科幻,当然能把两者结合在一起的一定就是优秀的科幻,如果再具有美学的高度,那就是极致的科幻。

李雷:近来中国宣布要在月球建立基地。是否有关注类似新闻,在太空商业发展兴起与互联网繁荣的环境下。我们是走向太空时代还是进行意识上传。有什么自己的看法。

杨晚晴:其实我觉得太空时代和意识上传不是不可兼容的。恰恰相反,我认为意识上传才是我们走向太空时代的重大契机。毕竟我们的生物躯体是宇宙航行的最大障碍与限制,设想一下,如果进行星际旅行的是数字化的人类意识,我们的旅行方式和探索极限会发生怎样的改变。(记者:李雷)

责任编辑:刘文思(EN070)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