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文化>正文

文旅中国:在京湖北人 | 每一天都使劲活

2020-03-2513:48:02来源:网络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年前,家不能回。年后,公司不能回。对在京创业的“80后”李默妍来说,人生和公司的起飞都计划从2020年开始。而如今,她本人困在北京,员工困在湖北。

从一开始为家人担心、焦虑,到在韩国上演“抢口罩大战”,再到远程复工的今天,这1个多月里,她和小伙伴都经历了什么?

讲述人:李默妍

中景联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总经理

我是湖北人,在武汉生活了15年,家人和大部分朋友都在武汉。2018年,我和合伙人来到北京创业。

武汉有传染病的消息,我在1月初就有听说,老家的人早就传开了。当时我没太在意,以为跟流感差不多。打了通电话,嘱咐感冒初愈的爸妈注意保暖,告诉他们这边工作很忙,会晚些回老家。越是节假日,旅游人越忙,家人是理解的。

1月20日,做完最后一场活动,我就让员工提前放假了。我决定在北京守到最后,把回家日期定在除夕当天。

没想到第二天,新冠病毒的信息就刷爆了朋友圈。1月23日上午,陆续收到多条来自项目方的通知,内容都是新春活动取消,还有一个个景区、民宿关门停业的说明。我逐渐焦虑起来,业务都停了,公司该怎么办?扔开手机不想看。当天凌晨4点,翻来覆去睡不着,又拿起手机,一看:武汉封城!

出大事了。清晨7点,我就跟爸妈通了电话,告诉他们,我回不去了。再三嘱咐他们一定不要出门。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听见手机叮咣作响。翻开一看,哎呀!老家的亲戚居然还在微信群约餐!我马上在手机里打了千字书,发送所有亲戚群。还是不放心,又挨个打电话,甚至用威胁的口气说,家里有86岁的老奶奶,就不要上门拜年了,要是出了事,谁负责?!

我几乎每天失眠,似睡非睡的,要么就是做各种噩梦:梦见自己穿行在武汉的街道,空气里冷雾弥漫,随处可见杂乱的人和车,我被安排去运送尸袋;梦见我跟几个陌生人从高处一直坠落,最终掉进了冰冷的水潭里;梦见自己从梦里醒来了,我还是在以前的那个武汉……

30多年来,还是头一回没跟爸妈一起过年。除夕夜,一个人窝在北京的小屋里,下了袋速冻水饺,好难吃。跟爸妈视频时,我强做笑脸,他们也是。

NO.1

支援医院的口罩被“抢”了

极度焦虑。我特别想跟平时一样忙起来,忙得没空瞎想,可现在,困在房间里,又能做点儿什么?

一晚上,我都在刷新闻和微信。直到晚上11点多,忽然看见九三学社朝阳经济支社群里,中非民间商会的秘书长王江在发医用物资需求通知,要捐赠物资给武汉的医院。我赶紧联系他,说我的团队能协助这事。

公司年前一直在搭建供应链SAAS平台。通过平台,1月25日中午,我就找到了存有N95口罩的经销商仓库。1月26日安排小伙伴去验货,联系上武汉市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副主任医师姚静,将物资捐给医院。

在线支付了2411元,盯着这首批物资、17个包裹进入顺丰快递流程。这一晚,我终于睡踏实了。

紧接着,浙江省应急产业联盟找到我,他们急需医用酒精。我联系到山东浮来春生物化工厂,对接了医用酒精50吨。

看着平台在疫情期间发挥了作用,我有了一点信心,想为家乡做更多事。2月1日,我萌生了直接定制“防疫套装”支援一线的想法。1周内,方案和技术就搞定了。可是,最重要的货源,我和团队捋不清头绪,各类物资的信息真假难辨、良莠不齐。特别是这时候爆出了有人制造贩卖假口罩的新闻,而有人正在使用这些口罩!

时间不等人,我们将采购目标定为海外的口罩厂商,迅速成立了2支海外采购队伍,目标是韩国、泰国。

大年初三,工作人员就赶赴韩国买口罩。

刚抵达韩国釜山,小伙伴就傻眼了。预订好的35万个KF94口罩,还没有等我们跟航空公司谈好物流,就被浙江某老板出高价,用现金给截走了!

前一天晚上,跟这家韩国工厂在电话里说得好好的,这天早上签合同。小伙伴赶到工厂门口的时候,就听见有吵闹声传出来,觉得不妙,连忙跑到工厂办公室,里面黑压压全是人,都是来要货的。小伙伴躲出来给我打电话。

“要黄!”

“赶紧摁住!”

“摁不住啊!”

他挤进人群,看到底什么情况。工厂负责人站在桌上,摊着手大声喊:“我们已经停产了!没货了!没货了!原材料都没了!”

一番追问、质问,无果。虽说这年头市场经济,钞票说话,但是就完全不讲道义和规则了吗?小伙伴蹲在马路边给我打电话,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说做生意这么多年,不带这样截货的。我当时也气坏了,如果是为了挣钱倒卖口罩也就罢了,但这是支援一线的物资啊!这单不算完,要追查到底!

这家韩国工厂的老板抱歉地说:“来抢货的太多了,有你们中国人,也有我们韩国人,不知道该卖给谁。虽然是你们提前订的货,可我们谁也不敢得罪,只能给出价最高的老板啊!这样吧,我这剩最后1万个口罩存货,你看还需要吗?”

我对照了一下采购单,黄冈红十字会的采购函里正好标着“1万个”。要!这趟不能白跑!

几经周折,终于拿到1万个口罩。

气愤归气愤,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根本没有时间纠缠于此。小伙伴吃了一个面包,赶紧开车从釜山去大田。然后跑到大邱,最后到仁川。3天跑了4个城市的6家工厂,一无所获。

那几天,韩国一直在下雨,小伙伴为了赶路,每天只睡两个小时。我在北京远程“指挥”着,真的心疼他,但这是战场,我们心里都清楚,少睡1小时,多赶1里路,可能就能多抢到一批口罩、一批护目镜,而这是当时湖北医院急需的。

最后,小伙伴亲自押着这硕果仅存的1万个口罩,乘坐南航航班回到了国内。

口罩在国内机场过安检时,安检机居然坏了。

泰国的工作也不顺利。我们要的50万个口罩,量太大,泰国厂家要求全款预订,也就是预付款80万元,而且厂家不负责物流和清关。想到在韩国的遭遇,这个风险就更高了,泰国的物流我们摸不清,听说非常慢,我们只好选择放弃。

很快,我们就了解到,全球范围内的口罩需求已进入白热化,特别是周边国家的口罩原材料已经告急,而此时国内的口罩销售也已经管控起来。为了防止这个套装演变成炒作医疗物资,我们就撤掉了口罩这一项。

酒精、消毒水、洗手液、手套、棉签、护目镜,我们都分别找到了厂家,这些物资要集中到一个仓库分拣,再包装成套。这个时候,团队无法解决的困难又出现了,由于疫情已经蔓延到全国各地,工人找不到,物流打不通。最终,只能把一个个生产物资的工厂的信息,直接对接给有需要的医院。

NO.2

担心这次是灭顶之灾

“抢”不到口罩的我又闲下来了。向窗外望,原来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还是鲜见行人。我开始在微信上给同行拜晚年,询问近况。

一个大大的哭脸,是厦门灵玲文旅集团总经理给我的回复。紧接着,传来一个文档,亏损情况写得一清二楚。惨不忍睹!

那湖北、武汉的旅游同行是个什么情况?我忐忑不安地跟在老家湖北经营民宿、景区、酒店、旅行社的20来位老总聊了聊。

“估计上半年都开不了胡。”

“你咋样,我在老家只会比你惨。”

“还提什么生意啊,我已经是密切接触者了。”

……

这天晚上,憋屈极了。两年时间,开发这套SAAS系统,准备在今年推向市场。结果市场先没了。如果民宿主都难以为继的话,系统平台又给谁用呢?眼看着努力要付诸东流,我和合伙人沉默相对,除了叹气,不知能说些什么。

半小时后,我们决定出门散散心。驾车行驶在北京三环路上,一路畅通得让人心里发凉。也是突发奇想,我们想找一个同在北京的“发小”聊聊天,到了他家小区门口,大门紧闭。打电话给他,劈头盖脸就是一碗闭门羹:

“你们找死啊!都什么时候了,聊天!没听说吗?有朋自远方来,必诛之!”

掉头回府。还没到家,微信的同学群里突然跳出来一条消息:有人全家确诊了。天呐!真是心烦意乱的一天。

为什么一个要求上进、不怕吃苦的女孩子,做点事就这么不顺呢?

我也能感受到合伙人的焦灼,他压力非常大。这几天我们经常会就某个细小的业务问题吵起来,以前不会这样。他担心这次疫情给民宿业带来灭顶之灾。

我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有专家给这行业出出主意。大家一直没有看到复苏的迹象,有的民宿人还在熬,有的已经决定放弃。民宿是新兴业态,它很稚嫩、很脆弱,就像我们这个初创的公司一样,必须经历风吹雨打的磨炼和洗礼。但到底谁能活着飞过冬天,却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回到公司,我决定把平台的小程序直接送给民宿主试用。大家都太难了,如果能帮上一点忙,比如打通更多物资供应,那也是好事。如果能帮民宿主们推动预售,对行业日后的恢复也有点助力。先让这个系统继续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吧,就算以后没赚到钱,这套系统参与了战“疫”,为家乡做出了努力,我也没什么后悔的。

李默研提供给民宿主的小程序,集合了民宿预订、景区门票、特色商品等功能。

NO.3

还不敢掏出身份证

现在,公司已经复工。我觉得,没必要强调“复工”这个词,因为谁都没有停止工作,谁都没有休息。旅游业务是按了暂停键,大家在其他的战场上都是竭尽全力在拼。

我们主要是居家远程办公。因为多数员工是湖北人,目前都还不能返京。在线办公的效率,跟平时没法比。开视频会议,常能看见孩子跑过来戳电脑屏幕,还有骑在员工背上的。还真是没错,远程办公要克服的最大困难是熊孩子。要在以前,这样的情况我该拍桌子了。现在,看到员工一家其乐融融的,是健康的,我也就放了心。现阶段,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呢?

说到这里,我想请你们这个文旅行业的权威媒体,呼吁一下,疫情过后,不要搞湖北人歧视或者新冠歧视。这不是预警,也不是捕风捉影。员工都有这个担忧。

在小区办出入证的时候,别人用5分钟,我却用了1个多小时。我说是湖北人,工作人员用恐惧、怀疑的眼神看着我,身后排队的人一下子闪得老远。如果不是戴着口罩,我几乎无地自容。在很多场合办事,出示湖北身份证会被三审三问:你从湖北回来的?你的情况上报了吗?你怎么证明不是从湖北回来的?

现在,持有“4206”开头的身份证,可能就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别人的信任。这种情况下,我们这些湖北人开的公司,复工又要比其他企业慢半拍、难半拍吧,不过我们有心理准备。

守在公司,我常用武汉医护酒店联盟一位老板的话给自己打气。

我问他,担不担心疫情后,自己的房间以后没人愿意住了?因为新冠肺炎患者和医护人员住过。他说,想不到那么远,坚持下来以后,每一天都使劲活!

记者手记

采访结束后,我们为李默妍对接了民宿领域的数位专家,针对她和同行的情况开出了有针对性的“药方”,希望能够帮到她。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分会会长张晓军说,这次疫情给民宿提了个醒,民宿不能只有“住”的单一功能,否则一旦遇到突发事件,抗压能力太弱。民宿要让“回血”的收入来源变得多元化。

目前,多地发布了民宿复工指引。民宿经营者在参照指引做好各项复工准备的同时,也要观察疫情后的市场会发生哪些变化,并根据这些变化升级产品或刷新思路。张晓军说,疫情过后,大家对民宿的卫生品质一定会有更高要求,要在这方面的细分市场包括康养民宿、亲子民宿、宠物民宿等有所考虑。更加深入地挖掘细分市场的需求,才能提供更有针对性的服务。

李默妍说,她和合伙人之所以选择进入旅游业,是冲着小康社会来的。稍稍往远眺望,她就仿佛又看到春暖花开的画面。“小康了,大家日子好了,闲钱多了,享文化、乐旅途的需求会更加大量释放,个性化、定制化发展的民宿业、旅游业,到那时候一定是更加重要的民生行业,就是有面子又赚钱的行业。”

在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今年,这场让人揪心的战“疫”终归只是一个短暂的停顿。让我们携手逾越这个冬天,共同迎来这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的最终胜利!

责任编辑:王祎(EK012)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 “援建雷神山,是我终生的骄傲”

    7个日夜,是那么地短暂,又是如此漫长,他见证了疫情之下,中国速度和温暖,他说:“援建雷神山,是我终生的骄傲。”他的名字叫陈界胜。

  • 一名疫区乡村医生的执着坚守

    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了一名乡村医生的责任使命、一名党员的誓言初心,他就是江西萍乡湘东区腊市镇明塘村乡村医生陈向阳。

  • 黄河内蒙古段全线平稳开河

    气象部门消息指,截至3月18日,黄河内蒙古段封冻河段全线开通,未出现险情。至此内蒙古气象局2019-2020年度黄河内蒙古段凌汛期防凌气象服务圆满结束。

  • 战“疫”一线,他是敢与病毒“正面刚”的“硬核战士”

    深夜12点,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驰援武汉泰康同济医院的42岁检验技师杨东仍在忙碌,检查患者血样数据。他是部队首批现役转改文职人员,而今,他是“贴近”病毒、与其正面交锋的“硬核战士”

  • 广东医疗队休整3天后“就地再请战”:不破新冠誓不还!

    “现在是决胜决战的关键时刻,我们坚决打好武汉保卫战,不破新冠誓不还,恳请组织接受我们的请愿!”随着武汉16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广东援助湖北的5支医疗队也完成了阶段性的光荣任务。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