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首页>文化>正文

《诗经动植物图说》:在春天,打开一幅草木与生灵的画卷

2021-03-1810:37:18来源:光明日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渥丹 高明乾等 绘

火斑鸠 高明乾等 绘

山斑鸠 高明乾等 绘

鹿鸣之什图卷(局部) 马和之绘 故宫博物院藏

《诗经动植物图说》 高明乾等 绘著 中华书局

《诗经》的动植物研究自古有之。陆玑《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王应麟《诗草木鸟兽虫鱼广疏》、毛晋《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广要》等皆是其中翘楚。

人们之所以如此关注《诗经》名物,其原因大致有二。其一,《诗经》以赋、比、兴著名,离不开作为本喻的“鸟兽草木”。如果读者弄不清楚“鸟兽草木”所指为何,那么恐怕也很难弄清所赋、所兴的主旨和意蕴。其二,《诗经》诞生的时代太遥远,彼时名物的称谓往往会因时而变,这就给著者的考释带来了烦琐和困难,后继者便会据此再进行新的考订和诠释。

新世纪之后,人们致力于打破学科间隔,进行跨学科研究。高明乾《诗经植物释诂》《诗经动物释诂》等,即是带有鲜明理科思维的人文著作。其以生物学视角研究中华典籍的方法,不仅拓展了《诗经》名物研究的边界,而且开启了研究范式的转变。可喜的是,高明乾先生笔耕不辍,近日他与学生们联合撰写的新著《诗经动植物图说》,由中华书局出版。

考订名物 校释前说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诗经》里的这一句,已成为千载吟咏爱情的经典。

除《周南·关雎》外,《召南·鹊巢》《卫风·氓》《小雅·曹风》《小雅·四牡》里都有关于“鸠”的诗句。譬如,“维鹊有巢,维鸠居之”“维鹊有巢,维鸠方之”“维鹊有巢,维鸠盈之”。

然而,“鸠”究竟是何物?

历代注家都说,《诗经》中的“鸠”并非专指一种鸟。但究竟指的是哪一种鸟,他们却常常有不同的看法。《毛传》云:“鸠,尸鸠、秸鞠也。”崔豹《古今注》云:“鸲鹆,一名尸鸠。”严粲《诗辑》云:“鸲鹆今之八哥。”焦循《毛诗补疏》则说:“因居鹊巢,知其为尸鸠,犹因食桑葚,知其为鹘鸠也。”

高明乾在尊重古代知识的基础上指出:“现代动物学上所说的鸠是指鸠鸽科部分鸟类,如绿鸠、南鸠、鹃鸠和斑鸠等。它们能否侵占鹊巢值得进一步探讨,因为它们不是那么强悍,没有那么凶狠。隼科的燕隼、红脚隼有此可能。”又据刘凌云、郑光美《普通动物学》、杨安峰《脊椎动物学》,高明乾认为,以“红脚隼”解释《召南·鹊巢》中的“鸠”更为合适。

用现代动物学知识与文献梳理结合的方法,考订名物,简明扼要,也令人信服。而“鸠”,仅为《诗经动植物图说》辨析多种“鸟兽草木”的一例。

三位作者高明乾、王凤产、毛雪飞均为生物学专业出身,却又都熟读中国传统文化典籍,因此,能发现前人注疏中的错误之处,并给予改正。

如《秦风·终南》中的“渥丹”,前人很少将其当作植物看待,而是把它注释为“润泽”。郑玄《毛诗正义》云:“渥,厚渍也。颜如厚渍之丹,言赤而泽也。”后人采此意专指人光泽的容颜,如白居易《与诸客空腹饮》:“促膝才飞白,酡颜已渥丹。”韩愈《杂说·其三》云:“即有平胁曼肤,颜如渥丹,美而很者。”至明代,凌濛初才纠正此看法,他在《言诗翼》中说:“‘渥丹’,名花,似鹿葱而小,色甚红,见《仙经》,又名华丹,见《抱朴子》。此言‘如’,正喻其颜之红也。毛、郑诸家,及诸疏草木者,皆未知及。”或许人们没有注意到凌濛初这本关于《诗经》的评点著作,亦或许人们早已习惯“渥丹”的形容词化,所以,后种解释一直沿用至今。作者们不仅从古典书籍中寻找文献,采用现代植物学知识加以考证,而且参照陕北地区的植物山丹丹花卉的特征,最后认为诗中的“渥丹”应是一种花小、被片稍短的百合科植物。如此之辩,既不失考证之周详,又不失态度之严谨,可谓的论。

但即使如此,仍有一些动、植物无法被考释出恰当的名字,作者们于是便共存其说,以备他人进一步考释。如《小雅·采薇》中的“鱼”,陆机释为鱼兽。但还有另一种解释,认为这里的“鱼”指的是“鲛鱼”,李时珍持此说云:“古曰鲛,今曰沙,是一类而有数种也,东南近海诸郡皆有之。”作者们采用后说,但也将前说附上。在没有绝对把握的前提下,他们并不贸然否定前人之说。

以图释《诗》 诉说生灵

以图释《诗》,唐代之后就已出现。与前人一样,三位作者清楚地知道,如果没有“图”来诉说《诗经》里的生灵,历代诗人们就会失去感知对象。《图说》没有脱离这一传统。作者们以强烈的读者意识,为《诗经》里的114种动物和137种植物绘制了图像,帮助现代人更加确切直观地认知《诗经》名物。

《图说》中的每一幅制图,都可谓是栩栩如生。如《周南·汉广》中的“蒌”、《召南·采蘩》中的“蘩”、《王风·采葛》中的“萧”“艾”、《小雅·鹿鸣》中的“蒿”、《小雅·蓼莪》中的“蔚”,今天来看,皆是“蒿”的家族中的一员。而作者们的绘画,又让每种“蒿”的风格都与众不同。

试想,如果弄不清楚每种植物的特征,读者怎能体会诗句背后的深意?

再如《周南·汝坟》《豳风·九罭》《陈风·衡门》《齐风·敝笱》《小雅·南有嘉鱼》《周颂·潜》,皆以鱼起兴,但诗句中所涉及的鱼却并非一种,它们分别是“鲂”“鳟”“鲤”“鳏”“嘉”“鲦”。且不说读者是否能正确读出它们的名字,即使是读出来了,却不知它们之间的异同,有什么意义呢?

为此,高明乾依据实物,不仅将它们逐一区分开来,而且一笔一画之间不敢有丝毫懈怠。他笔下的鲂鱼,呈扁状,头小眼大,鳞片边缘密集的小黑点汇成了网眼状的黑圈;鳟鱼前圆后扁,头小眼大口裂宽,通体布满较大的圆形鳞片;至于鲤鱼,口角有两对胡须;鳏鱼鳞片较小;嘉鱼上唇完全消失;鲦鱼背部几乎成一条直线……如此清晰又准确的精心之作,怎能不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直观感受?

这样一来,当作者们尝试在草木生灵与诗歌意境之间做出关联性的解释时,便显得信心十足。

如前文所提到的“渥丹”,高明乾注释其“红润可人,正如丹砂”。终南山就在陕西境内,渥丹则是这里最耀眼的花卉之一。可以想象,这里的终南山并非普通山脉,所以才会“君子至止”。作为终南山最具象征的植物,山楸和楠木也与秦王的锦衣狐裘相配,由此,“条”“梅”和“渥丹”这样一组植物便与“君子”组成一幅比兴符号,与秦王的德性关联起来,令古代诗人发出“其君也哉”的赞叹。

融汇新知 以启后人

文献考释,并非《图说》的最终目的。跳出考释拘泥,融入更多古今知识,启迪后人,才是作者绘著图谱的原因。

如《豳风·七月》,有“七月亨葵及菽”的诗句。作者在说明“菽即大豆”之后,便展开了关于大豆的历史叙述,“在我国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发现过大豆的残留印痕。北京自然博物馆展出过山西侯马出土的2300多年前的10粒古代大豆。1953年在洛阳烧沟汉墓中,发掘出距今2000年的陶仓上用朱砂写的‘大豆万石’,同时出土的陶壶上有‘国豆一钟’四字”。这段文字与其说是在图说植物,不如说是对我国古代农业文明的说明。

再如《小雅·角弓》,有“毋教猱升木”的诗句。作者指出猱就是金丝猴,同时补充了金丝猴命名的来历:“1870年,法国科学家米勒·爱德华兹首次对四川宝兴的金丝猴进行了描述定名”,“川金丝猴的种名取自旧时十字军总司令苏雷曼夫人的名字Roxellana”。这似乎也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图说模式。

这些“沟通古今,融汇中外”的注解,为拓展读者的视野起到了作用。

总的来说,《诗经动植物图说》是一本兼有学术性与通俗性的读物。无论是考释动植物名字,还是制作研究的目次框架,抑或绘制每一种动植物的图像,皆以生物学的知识和方法为基础;它又以准确、逼真的绘像,将读者带到了一个看图识字的时代。

当然,《诗经动植物图说》是否完美,仍有可言说的空间,如“麒麟”是否就是长颈鹿,“杨”是否就是红皮柳等。但是,它却有办法带领读者绕过佶屈聱牙的名字,以简洁的图像,引起古人与我们之间的知识共振和心灵共鸣。(晋海学)

责任编辑:刘琰(EN004)

头条新闻

  • 奚梦瑶儿子正脸曝光 呆萌可爱腿长优越

    近日,有八卦媒体拍到奚梦瑶带着儿子出街,如今一岁半的Ronaldo腿长就已经相当优越,继承了妈妈的好基因。

  • 出现血栓及死亡事件,欧洲15国暂停接种这种疫苗!

    由于接种者出现血栓甚至死亡事件,阿斯利康疫苗近日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德国、法国、意大利政府15日宣布,将暂停使用阿斯利康疫苗。

  • 16条跨京冀公交恢复全线运营,涉及这些公交线路

    记者从北京公交集团获悉,根据河北省廊坊市三河市、固安县、永清县、大厂回族自治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保定市涿州市、高碑店市、涞水县,张家口市怀来县的意见,前期受疫情影响采取区间运营措施的16条跨京冀公交线路,自昨天首班车起恢复全线运营。

  • 连接甘肃青海两省 国道213线高海拔隧道顺利贯通

    经过建设工人一千多个日夜的奋战,由中铁四局承建的国道213线甘肃张掖肃南至青海海北祁连公路重点控制性工程东山隧道顺利贯通,标志着这一连接甘肃、青海两省的“咽喉”要道全线贯通。

  • 贵州丹寨:早春采茶制茶正当时

    初春时节,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各茶叶基地集中力量组织工人采茶制茶,抢抓时机供应市场,茶园、茶企一派繁忙景象。据悉,丹寨县利用本地海拔高、纬度低、日照长等优越的地理气候条件,大力发展茶产业。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